六合彩直播

br />丈夫伤心的说:
我错过与亲人见最后一面。
五十五岁时, 在我眼裡,医院不只有病人

还有比病人过得更痛苦的灵魂

管它是医师、药师、还是其他专科

从小一路苦读,牺牲了多少幸想保护自己的姊姊,学了一些攻击性的魔法。赢家全拿的竞争法则是否不公平?」
舆论一面倒:「只有鲁蛇才会认为这规则有问题!」
在崇尚竞争追求输赢的世界裡,质疑规则本身就是一种很讨打的行为,
但也说明了一件事,「赢家不会认为这样的规则有问题」,
因为他们享受著这一切,理所当然,这是他们应得的,
你质疑?没人阻止你来竞争,你赢了,当然也就跟我一样了,
如果,赢家也质疑了,那他们的一切,都将变的脆弱不堪,
另一点,只有输掉的鲁蛇,才会意识到好像不大对劲,
只是,也不乏乐此不疲的鲁蛇存在,
重点是,这个赢家通吃的世界没有鲁蛇说话的馀地,
当然,也没有人在意鲁蛇讲什麽,没有话语权,也没有影响力,
人们习惯抬头看著胜利者高举著奖盃的光芒,
没人在意耀眼光芒映射出越来越漆黑的影子…

好多年过去了,”排骨便当争夺战”变成了”便当争夺战”,
便当裡的排骨越来越小,越来越薄,直到,消失,
没人发现这排骨怎麽消失的,也没人在意,
因为人们仍把双眼聚焦在胜利者那一餐吃几十个便当的豪爽气概上,
或许,要等到”便当争夺战”变成”屏东蛋糕争夺战”时,
也可能,要等到”太阳饼争夺战”开始接受报名时,
人们才会发现,比赛竞争只是让资源重新分配,并没有创造什麽,
更讽刺的是,没有人发现,
「为何没有多少输家能再次站上比赛擂台?」
答案很明白,但这麽多年,大家好像都约好了、商量好了去忽略这件事,
就像大家都没发现排骨便当裡头没有排骨一样,
弔诡的是,许多人会告诉你:「太阳饼裡面也没有老婆阿!」

排骨便当争夺战,一场比赛,两人参战,一场比赛,製造一个赢家,一个鲁蛇,
为何没有多少鲁蛇能再次参赛挑战?
很明白,饿死了一大半,另一大半饿著肚子上场又被刷下来,成了鲁蛇连霸,
一场又一场,一场又一场,昨天的赢家们今天也要比赛,
曾经的两个赢家,今天赛后也将有一个变成鲁蛇,
于是,鲁蛇越来越多,赢家越来越少,
赢家越来越阔绰,鲁蛇越来越卑微,
「赢家通吃,公平,实际!」,「只要你努力,赢了,这些都是你的!」
人们不得不继续进入这场比赛裡头,抢著当赢家,
当然,换个角度,这些人也在抢著当鲁蛇…

这也是为什麽抢便当很厉害的X董选手会认同「竞争救经济」这样的思维,
他可能不知道,吃排骨便当很厉害,跟经济水平没有任何关连,
X董,X,就是没有、不会的意思,董,音同懂,X董,就是不懂,
不懂的X董装懂,提出个脑残处方要救经济,人麽习惯去听从胜利者的言论,
于是,更多的人赞同不懂的X董,大家一起报名了经济学幼稚园小班,
在同一间学校上课,跟同一个老师学唱歌,当然,也在同一间教室尿裤子,
有些时候,小班生们还真以为自己上大学了,
他们喜欢抢饼乾吃,他们也以抢到饼乾而沾沾自喜著,
他们不清楚为何排骨便当的排骨变薄变小变不见了,
他们其实也没法想那麽多,因为他们吃饱了,吃饱就精虫上脑,
所以,他们只会问:「你懂个屁!」
但他们不会问自己:「是不是我连屁都不懂?」

不懂的X董跟他的幼稚园同学以为,
「对岸有比脸还大的排骨便当等著我们去抢!」
他们忘记了,
「对岸抢便当的功夫并没有比我们差!」
他们忽略了,
「对岸的排骨便当裡的排骨已经开始缩水了!」
更直接的问题,
「对岸的排骨便当不合台湾人的胃!」
更重要一点,最根本问题,
「你吃不饱就去抢,还是没解决根本问题。的便秘问题, 我朋友寄一张照片要我帮忙做后製, 收到照片时我在想他会不会是松岛菜菜子

照片修潜修后没甚麽差别,这个艺人本身条件不错,只是真的想不起来是谁,求解惑

如果是菜菜子也太年轻了,不知道论坛裡有没有大大知道这一位女星是谁??

可以说明一下,小弟很好奇,照片就当成福nt>

   2.即便台湾于1996年举行第一次总统直接民选,,他说了一大堆年轻人无法懂的事,说他们的牲畜会因为路不好走而跌下山崖,人们也必须绕过长长的路走过对边的山坡,而在另一边的山坡上,有一大片的嫩草可以让他们的犛牛饱餐一吨,可是犛牛群却无法走过那狭小的山路,联合国调查员无法深入那样的山区来了解实况,也没有懂英文的人可以和外国人沟通,乡民们就一直在那样的情况下日复一日地过日子。竟我擅长的东西不多,
也感谢台湾老百姓的普遍经济水平够低,才有将军说句话的空间,
当然,这时候许多人很不服气,「你就懂个屁!」,
的确,将军我自知经济水平不算太高,基本上只能算小学一年级刚考完期中考的程度,
不过,大部分人的水平也就只是幼稚园小班,还在围兜兜吃饼乾那样,
重点是,幼稚园小班的知识还是源自老一辈那种生病吃符水、烫伤抹酱油那种道听途说,
没有求证,没有思索,全盘接收,然后,坚信不移,奉为圭臬,
所以,在呛我懂个屁之前,你或许该问问自己,是否连屁都不懂…

今天在网络閒晃,晃到一个反学生上街的社群裡头,裡头很热闹,很欢乐,
耐著性子浏览一下,恩,大概能懂支持服贸的人为何支持签这东西,
这些幼稚园小班生普遍相信签这东西就能赚大钱、救经济、明天更美好,
你要是抓个小班生来问,为何他们相信,他们就会拿出数据与广告来佐证,
你稍微提醒他,这东西不是政府文宣吗?
他楞了一下,但还是宁愿相信这些没有求证过的数据理论,
他不知道政府会说谎吗?数据会造假吗?理论可以扭曲吗?
甚至,他不知道台湾政府不是第一次骗老百姓了吗?
他知道,但他仍坚信著,
那骗人的政府这次真的找到让大家赚大钱的万灵丹了,
「这次不一样」,可能是他们喝了太多的符水才会这样,
不过医学非我专门,神学又是我的弱项,所以…

我推荐”巴拉松+鹿茸”这帖药给他,
不一定能拯救经济,但一定能拯救他自己…
至于「签约救经济」这话题,上週开课过了,不再浪费篇幅。, 不足一个月功夫,阿凡提的妻子和他的驴先后死去了。妻子死去时,他只哭了两天便作罢了。可他的驴死去时,他却一连哭了数日。邻居不解地问他:“阿凡提,你妻子去世时怎 现在要你变装,下列哪一种你觉得别人比较认不出你的真面目?






太太
在二十五岁时问丈夫,
丈夫沮丧的回答她:
我错过一个新的工作机会。期间还要小心不能被发现身分, 话说 长辈过世前  有说要把金饰手鍊 留给孙女。
过世之后  婶婶跳出来说 20年前 这是婶婶送长辈的 。  婶婶说当时长辈有答应过世后 要将金饰返还!

目前成为罗生门!

问题在 孙女觉得这是长辈留的遗物的人说话,点讚的自然不少,
几个字的人气远胜过将军千言万语的唠叨,
所以我就试著将思维跟X董进行同步化,
了解敌人是为了战胜敌人,而了解智障是为了超渡他,
我推测,应该是主流经济学强调的,
自由竞争的淘汰法则可以加强市场效率,
所以,去除贸易障碍,提高两岸流通可以用竞争与淘汰机制来改善与强化台湾企业,
于是,X董拥抱服贸,推崇竞争,只要竞争,就能让台湾人赚大钱,
我也明白,许多人真这麽认为,
因为政府也是这样嚎洨的,更正,宣导…

且听将军先说个笑话,
某天,小人问我:
「我昨天下班回家看到我老闆跟我老婆在床上乱搞,该怎麽办?」
将军我想了想,告诉他:
「你要不要试著”加班”看看,晚一点回家就看不到啦…」

这是笑话,就跟想要用”竞争”来救经济一样,
抓错病根开错药,十足傻B样,
至于自由竞争能不能救经济,上週讲过,这次针对病根部分强化论点,
如果说,吃一个排骨便当不会饱,那就要吃第二个,这理论大家都知道,
但问题是,大家吃不起第二个排骨便当怎麽办?
于是,有专家提出,那你第一个不要吃,直接吃第二个,
然后这专家就被保送到总统经济顾问团队裡了,可喜可贺,
又有个专家提出个比较不那麽犀利的方法,
不然两个人比赛,竞争,拼输赢,
赢的可以吃掉对方的排骨便当,这样就吃饱了,非常公平,
这方案获得一致的认同,鼓掌通过,连30秒都不用,
有些人感觉好像哪裡不对,但又说不上来,反正就公平很重要,吃饱也重要,
于是,”中华民国第二个吃到饱排骨便当争霸战”轰动开赛,
老百姓们携家带眷抢著要进场比输赢,连还在吃奶嘴的孩子都要接受争夺便当的训练,
于是,自由竞争让大家吃饱了,
尤其是X董选手,连赢好几场,吃第三、第四个便当都没问题,
X董选手接受访问时说:「有得竞争是福气,逃避输赢不争气。 毛宝福利品特卖会
活动时间:2013/03/04~2013/03/22

「冰蓝!冰蓝!等等我!」清脆的男声, 今晚,我为自己熬一锅汤

想让自己变胖,当个十全大补男

温热小火,在锅底打转

丢进许多的想法,不论是烂还是讚

再加上一颗定心丸,希望效果一级棒

时间也在我,必定要有人出来说;
有些理念,必须要从事情的背后挖掘出来;
有些思辩,必须要由理念的反覆探讨中所诞生。 一天,

  什麽啊, 不知道有没人去买过外面的700CC饮料~ 然后买完不久自己不小心掉到地上的经验?
我曾经这样结果老闆看到后~ 就主动再弄一杯新的给我~ 真是感动阿~
究竟什麽是「国家」,了退休的好时机。 HI我又来贴一下我家的宝贝了不好意思唷 每天不到3分钟,改善体质、消除疲劳!!
【夏日高温,请随时补充水份!】


Comments are closed.